加拿大28开奖官方 > 生活 >

北京“新宇宙中心”租房现状:房租太贵 住的太远(组图)

  中国海淀区西北旺一带,因为互联网企业密集,聚集了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天辗转于工作和生活的路上,因此被戏称为“新宇宙中心”。北京房租问题成为了他们梦想与现实之间的一堵高墙。29岁的山西人岳清虎是一家培训机构的英语老师,租着北五环外天通苑小区一个不足8平米由阳台改造出来的屋子。图为岳清虎在等公交车。(图源:VCG)

  在岳清虎看来,房子就是个睡觉的地方。他更喜欢把钱攒起来做投资。今年年初,他在太原买了一套房子,想着有一天回太原办个培训机构。图为岳清虎在买早餐。(图源:VCG)

  最近,岳清虎的工作地点换到了石景山,每天30公里的上班路先后要坐26站地铁、5站公交,耗时约两个小时。图为岳清虎在坐地铁。(图源:VCG)

  北京时间2018年9月9日,岳清虎在刮胡子。作为一名英语老师,他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图源:VCG)

  王昊是一家房屋中介的销售员,去年他和妻子在南五环外的良乡租了一套90多平米的房子,后来因为房租到期租金上涨,他们不得不换了个50多平米的房子。图为北京时间9月10日,王昊(左二)正在和房屋买卖双方交流。(图源:VCG)

  王昊说,自己手里有许多房源,但想要租一套便宜又满意的房子也需要费不少工夫。现在的房子虽然比以前小了许多,但有电梯,可以方便怀孕的妻子。他的妻子即将临盆,他每天忙完工作后,还要接送妻子上下班。为了给母子俩一个安稳的家,他趁着天津落户新政的出台,将户口落在了天津武清区,并在那儿买了套房。(图源:VCG)

  2015年第二次租房子的时候,和欧玉娇合租的一个女孩儿因为感情原因在出租屋里自杀了。她记得离开那间房子的时候,房东特意嘱咐让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拿走。这次租房经历,给欧玉娇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每天晚上都会失眠,一直持续了两年多。(图源:VCG)

  北京时间2018年9月9日,走出新浪,途经网易、百度、联想后,穿过后厂村路,再步行10分钟左右到家—这是米芽每天下班的路线图。(图源:VCG)

  米芽工作、生活在海淀区西北旺一带,因为互联网企业密集,这里聚集了不少像她一样的年轻人,因此这里也被网友们戏称为“新宇宙中心”。对于现在的屋子,米芽原本很满意,但最近自如公寓被曝甲醛超标,想着自己两年前搬来时这间屋子刚装修完,她现在都感到后怕。(图源:VCG)

  27岁的刘永智,来京5年,搬家9次,他和妻子张林一路把房子从六环外租到了南四环内。图为刘永智的妻子张林在收拾杂乱的屋子。(图源:VCG)

  搬家累了,刘永智坐在床上休息。面对上涨的租金,在刘永智看来,漂泊在外的年轻人下班后如果有一个好的居住环境,可以给人一种家的感觉。(图源:VCG)

  现在刘永智和大舅哥一起合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每月租金比以前多了3,000元。“虽说租金比之前城中村的那套贵了不少,但这里住着宽敞,两条地铁线,方便上下班。”然而,就在他们搬进来第一天,就被楼下邻居告知这套房子漏水严重需要和房东协商后进行维修。(图源:V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