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开奖官方 > 生活 >

丈夫猝死后留下欠条,女子正打算还债却发现惊人秘密

  从今年3月至5月,郭艳梅一口气卖掉了家里的3套房子,交易额近300万元,这在哈尔滨一家房地产中介里绝对算是一个大手笔。郭艳梅计划用这笔钱加上存款,在杭州购置一套房产,47岁的她,已提前为自己的后半生做了打算。而之所以选择杭州,是因为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在那里工作,并在当地处了男朋友。这,看似是陪伴女儿的贴心之举,实则另有隐情 ……

  2017年10月,郭艳梅和丈夫徐军之间痛苦维系了多年的死亡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徐军答应了离婚。可谈及财产时,徐军却称因公司经营出了问题,他非但没什么积蓄反而是负债累累。

  郭艳梅和徐军是1994年经人介绍结的婚,当时徐军还是一名的哥,而郭艳梅则在一家国企当材料员。

  徐军后来经商发迹,也是靠郭艳梅堂哥的帮衬,当年,堂哥一次就借给徐军50万元。徐军后来的业务范围涉及很广,干过装修,卖过建材,也搞过修路之类的工程。近些年,虽然业绩不太好,但郭艳梅坚信,徐军名下的资产至少不低于1000万元,负债累累,怎么可能?

  既然对家庭财产有了异议,郭艳梅请了律师,想通过打官司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可还没等她起诉离婚,2017年11月5日这天,丈夫徐军突发心梗意外猝死。

  在整理徐军的遗物时,郭艳梅意外地发现了4张欠条,出借人都是徐军的朋友,借款人是徐军,累计欠款105万元。

  郭艳梅到银行查询丈夫的存款情况时,发现多张银行卡里的钱加起来只有30多万元,好几张只有几千元钱。如果欠条是真的话,也就是说,丈夫在商海打拼多年最后竟然还欠下了70多万元钱。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郭艳梅等4名债主上门要债,因为4张欠条都到了最后的还款期限,结果他们竟然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然而,当郭艳梅拿着欠条一一向他们求证时,4个人的表现更是让郭艳梅很意外。他们不是避而不见,就是避而不谈,对欠款的事儿遮遮掩掩,最后,纷纷表示,徐军人不在了,钱不必还了。

  “欠钱不还怎么能行,老徐泉下有知也不会答应的!”郭艳梅执意还钱的态度,让4个人更显得无所适从。最终,年纪稍长的魏某向郭艳梅说出了真相。

  43万元欠条是徐军主动写的,求他签的名。徐军告诉他,自己正和媳妇闹离婚,想多占点儿。魏某虽不情愿,但考虑多年的交情就帮了忙。后来徐军突然死了,他一想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谁知,郭艳梅竟然主动上门来还债,让他们如何受得起 ……

  经进一步求证,郭艳梅痛心地发现,4张欠条竟然全是丈夫徐军生前伪造的假欠条,意图就是缩水夫妻共同财产。

  感到心虚和难为情的魏某等人,还向郭艳梅报料称,徐军其实手里还握着不少的债权,徐军的姐姐在徐军死后,还拿着债条偷偷地四处索债。

  丈夫生前所做的那些,已经让郭艳梅感到痛苦甚至屈辱,而大姑姐的行为更让她感到震惊和悲愤。通过知情人提供的线索,郭艳梅和律师一起秘密地寻找起徐军生前所有的债务人。

  最终,他们从确认的两个债务人口中得知,郭艳梅的大姑姐早就把30余万元的欠款收走了,因为,她手里有欠条,还有徐军生前写的授权委托书。

  随后,郭艳梅找到大姑姐徐莉了解情况,她全盘否认,称钱是自己借出的,和弟弟徐军无关。郭艳梅气得摔门而去。

  今年4月,郭艳梅一纸诉状将大姑姐徐某告上了法庭,要求返还代为保管的欠款和所有欠条。经法庭调解,徐某返还给了郭艳梅42万元,另有两张欠条。郭艳梅认为,真实的数目可能远远不止这些,可她不想再和大姑姐纠缠下去了,毕竟,和大姑姐撕破脸的事儿,女儿还不知道,毕竟,她还不想彻底断了和婆家人最后的一丝亲情……

  1)找到该债务的债权人要求说明债务形成的来龙去脉。虚假债权人大多编造的理由是,对方因公司经营需要向对方借款,若该债款不是用于股东出资,则不应由个人承担。

  4)从借款的时间上的纰漏来说明该笔借款的虚假性,或根本没必要用该笔借款,来达到不予认可该债务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