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开奖官方 > 生活 >

女子路过车祸现场,停车围观竟发现伤者是自己儿子(组图)

  李女士没想到,众人围观下的车祸伤员,竟然正是自己的儿子小昊。她有些不知所措,“气得不行,咋会出这样的事”。

  19日下午6时许,骑自行车准备回家的小昊在金堂县淮口镇淮白路,与一辆同向行驶的载人三轮车发生碰撞。随后负伤倒地,陷入昏迷。而此时,三轮车师傅却并未及时报警和求救,而是拖下车上乘客,快速驶离现场。

  途经的路人渐渐聚拢,有人拨打了120,有人查看着小昊的伤情。此时,李女士正好开车路过,之后停车望向人群。走近后她才发现,伤者竟是自己儿子。

  李女士和丈夫袁先生在金堂县淮口镇经营一家小饭馆。儿子成绩优异,不久前刚刚参加完高考,即将出成绩。夫妻俩信心满满,儿子一定能考上一个不错的大学。他们还计划着为儿子报一个驾校,“暑假正好有时间,以后忙起来就不好学了”。

  李女士的家在距离淮口不远的白果,因为做生意,加上儿子高考已经结束,就由着儿子小昊两地跑,自己跟朋友玩耍。19日这天下午,小昊与好友玩耍后,准备骑单车回到白果的家中。就在行驶到淮口镇边缘淮白路路段时,与一辆同向行驶的载人三轮车发生碰撞。

  碰撞的力度不轻,小昊重重跌倒,头部很快涌出鲜血。同时,三轮车后侧玻璃也被震碎,玻璃渣散落一地。没想到,三轮车短暂停车后,就匆忙驶离现场。路上的行人注意到倒地的小昊,不少人围了上来,有人为他查看伤情,还有人拨打了120。

  此时,李女士正好驾车经过。见发生车祸,她的车速慢了下来,之后停在一旁,走向人群。“看着看着就看到了自行车,有点像我们儿的,后面越来越像,走过去就看到他倒在地上。”李女士说,“当时气得不行,咋会出这样的事,就喊旁边的人帮忙打120,他们说已经打了”。

  小昊很快被送到附近的金堂县第二人民医院。经过诊断,小昊脑内出血,面部和手臂有多处擦伤,其中前额有一道深深的口子,口腔内也有一道口子。

  按照李女士的说法,儿子在回家途中被三轮车撞倒,之后,三轮车逃离现场。小昊父亲袁先生也通过监控画面查到事发前后三轮车的行驶情况。从其提供的监控截图上可以看到,涉事车辆为一辆蓝色三轮车,车内还搭有乘客。事发后,三轮车后侧有明显凹陷。不过,监控并未拍下事发撞击的瞬间。

  21日,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找到当日涉事三轮车上的乘客罗女士,了解事发当时的情况。罗女士称,当天车上坐着她自己和81岁的公婆,在淮口镇一个诊所前上车,前往位于“民康印染厂”附近的家。三轮车师傅年约50岁,男性,约定好车费为6元。在行驶到淮白路“长虹职工食堂”外路段时,罗女士突然感觉背后遭到一阵剧烈撞击。“我以为是路灯倒了,然后玻璃也碎了,洒在后背上,我的右肩膀也非常疼。”罗女士介绍,等回过神来她才发现,后侧一辆自行车撞到了车上,一名小伙子倒在地上。“三轮师傅就停了下来,然后看了一下,就把我们拖了下来,钱也没有要,直接开跑了。”

  罗女士介绍,事发时,自己曾提醒三轮师傅前方即将拐弯到达目的地,三轮车也明显刹车减速,之后自行车就撞了上来。过程中,罗女士右肩胛也被撞骨折。

  “先不说谁的主要责任,这么严重的伤,为什么要逃离现场还不报警,万一伤情更重,危及生命怎么办?”小昊父亲袁先生介绍,当时自己见到儿子时,儿子几乎认不清人,“当时已经在医院了,流了很多血,问他我是谁,才开始说是同学,后面说不认识,脑袋明显遭到了伤害”。

  袁先生说,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是三轮车刹车导致后方自行车撞上去,还是儿子分神突然撞上,这些责任可以由交警来判定,但在事发后,作为涉事车辆直接逃跑,肯定是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万一你的逃跑,让伤者遭到更严重创伤怎么办?更何况当时儿子已经昏迷了。”

  小昊母亲李女士则称,“希望三轮车师傅能够主动露面,承担该承担的责任,而不是跑了就算了”。李女士介绍,目前儿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医药治疗也暂时没有花销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