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开奖官方 > 生活 >

摄影师拍摄访谈:租房时代的生活(组图)

  大城市充斥着机遇,传奇和变故,有人主宰了命运,有人被命运主宰着。混沌的空气中,人们被时代浪潮推动,浮浮沉沉,一个落脚的地方,就成了生活的“锚点”。有人觉得租房只是个睡觉的地方,也有人把这当做自己生活的经营场所。

  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摄影系,现为腾讯新闻谷雨实验室摄影师。他拍摄了北京一个名为“像素”的小区中生活的人们。他认为这个名字和北京这座城的内涵很贴切。

  2017年11月1日,北京像素小区一家名为菜局的果蔬商店,店长姚胜超和阿珍是一对儿80后夫妻,老家在福建。四个月前来到北京,在这里考察,觉得在这开店人流量大,应该可以赚钱,便接手了朋友这家蔬果店。平时小两口就住在店铺二楼,一边做生意一边住,对他们来说现在的生活比在外打工强了不少。

  2017年11月3日,北京像素北区一家名为狼门客栈的桌游俱乐部,周末聚集了从小区内外来玩狼人杀的年轻人。店长姚斌是个90后的小伙儿,在北京一家教育学校做新媒体运营,之前喜欢玩狼人杀,认识了不少朋友,便来这里租下了一栋房间,平时会邀请朋友来玩,每周几场桌游局,每人收五十块的场地费用,一个月下来能赚个房租钱。

  2017年11月3日,北京像素小区,90后小伙杜鑫杰将他在小区里租的房子改造成为一个相声馆,每周五会邀请小区的居民来家中听评书和相声。去年4月,当时单位在常营,杜鑫杰和室友都喜欢曲艺,想租个房子弄成个小剧场,来北京像素找房子的时候感觉这边合适,就搬了过来。杜鑫杰是天津人,北漂一年半,从小就喜欢说相声讲评书,在像素他找到了实现梦想的一块栖息地。

  2017年11月10日,北京像素小区,90后女孩宇萱坐在家中发呆,在像素住了半年。一年前来从内蒙古老家来北漂,被一家不正规的经纪公司骗了,之后便随便找了个工作,一个人在北京漂泊,曾想回家。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小区玩桌游认识了一位日语老师,十月辞职以后便在家每天学日语,宇萱觉得这个小区充满了活力和年轻人的气息,喜欢住在这里,觉得很舒服。

  这组图片故事是在我们推出的《去留化石营》系列专题后的其中一个延伸。早在2015年我就去过此小区,留下极深印象。当时感觉“北京像素”这个名字和这个小区在北京这座城市里的内涵很贴切。小区房子的构造格局就跟像素一样,一块一块的。“像素”里的人身份社会层级各不相同,一块块像素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小的居住社会,就像大北京住房生态的一个缩影。

  印象最深的是在“像素”开桌游吧的姚斌。因为在拍摄之余,我也是一个狼人杀爱好者,每周末会去他那里玩上一宿。

  2017年11月9日,北京像素小区,强子和媛媛,八零后夫妻。强子是北京人,媛媛是沈阳人。两人在北京认识,谈恋爱的时候想在北京开个纹身店,考虑到小区年轻人比较多,热闹。便来到了像素小区租了一个房子。在这边租了半年后,要结婚,便在这买了房。目前媛媛在音乐工作室做制作人,强子在家中开纹身店。两个人生活自在,在小区里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的家像个小据点,周末的时候朋友会来到家里一起聚会。

  2017年11月8日,北京像素小区,东庭和大龙在家中讨论剧本,两个人在北京一家影视公司做导演,东庭在像素住了两年,房子是朋友的。半年前东庭从通州搬了过来,考虑到这里交通方便,loft房间结构比较适合年轻人居住。平时东庭在外面拍片,没事儿的时候就在家里呆着。东庭曾想过在这里买房定居,无奈房价飙涨,目前像素的房子由于318新政房价回落,但又只能全款购买,虽然很喜欢这里,但还是只能在别的地方考虑。

  2017年11月12日,北京像素小区,郑子辰,80后设计师。老家在山东烟台,来北京三年了,平时在西土城上班,小区loft结构和房间的装修他和俩老乡都很喜欢,一住便是三年。

  2017年11月11日,北京像素小区,双十一这天,小区里一家名为life轰趴的会所里,四个年轻人坐在吧台喝酒打发时间。

  2017年12月26日,河南省郑州市国棉三厂,郑漂劳动者常青奕在国棉三厂老城区寻找一间自己的蜗居。

  2017年12月28日,河南省郑州市国棉三厂,郑漂劳动者常青奕,搬入自己所租的公寓,只有自己一个人忙碌不断。

  2017年12月29日,河南省郑州市国棉三厂,郑漂劳动者常青奕和我,我打算和青奕合租一段时间,感受一下生活。

  2017年12月29日,河南省郑州市国棉三厂,郑漂劳动者常青奕,我搬入的第一天本打算带着他出去吃饭,结果因为他要投简历坐在电脑前4个小时。

  刚毕业的大学生选择离开故乡去大城市漂泊闯荡时的孤独、艰难。以组图的形式呈现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选择“郑漂”的故事,主要从主人公的租房—生活—工作的过程,叙述出主人公“郑漂”的故事。

  他是我的一位学长,我的家就在郑州他的经历可能在这里我体会不到,但我会去北漂体验一把同他一样的生活经历。

  会有很多东西面临选择,是继续提升自己还是出去工作;是留在自己的城市还是去往大城市丰富一下人生经历。毕业季也是感情离别季,和自己的挚友说再见,和认识两年的学弟学妹们说再见,和自己心爱的女孩说再见。做任何事情也不能像在学校一样说做就做了,要考虑很多。

  唯一让我感到快乐的,是三年的大学时光把自己想干的事情全干完了没有什么后悔的。回忆化成支撑理想的信念,促使自己继续往前走往前看。

  2017年12月31日,河南省郑州市国棉三厂,郑漂劳动者常青奕,无数求职拒绝信扑面而来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下午自己一个人坐在楼下静静思考。

  “陈寨是郑州最著名的城中村,熙熙攘攘的楼、熙熙攘攘的霓虹,连同熙熙攘攘的年轻人,让这里有了“小香港”的别号。2012年到2016年,郑州加大了城中村拆迁的力度,提出三环之内城中村全部拆迁的口号,加速的拆迁让很多‘郑漂’搬了家。”

  最初是通过朋友介绍第一个采访对象,也就是故事里的那一对夫妻,刘曼和王鹏伟,然后又通过他俩再介绍其它居住在陈寨里的朋友,用这样朋友找朋友的方式。

  印象最深的是王欢一家三口。他们在陈寨住了一年零一个月,女儿熔熔也是在陈寨村出生、上幼儿园,可以说是见证了郑州发展最快、城中村最为野蛮生长的一个时期。

  王欢说,“工作每年都换,一家人住的这间房从来没换过”,言谈间,一家人流露出的,都是对生活的乐观满足,他们对能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肯定渴望,但我觉得,他们更看重的是当下,真的是一种豁达、真诚的生活态度。遗憾的是,陈寨拆迁后,他说可能会离开这里,到其他城市生活。

  经历:儿子在郑州卖手机,女儿在北大学城上学,老两口三年前来到郑州卖假发,攒钱给儿子买房交首付。

  最想对刘庄说:郑州一百多个都市村庄,政府能不能挑一个布局合理的保留下来,作为一个纪念。嗯,比如刘庄。

  2018年6月4日,河南郑州,陈寨已几乎被拆迁完。仅剩的几幢小楼,仿佛诉说着这里往日的喧哗。

  云南德宏瑞丽市地处西南边陲,紧邻缅甸,是国家级开放口岸。特殊的地缘关系带来了两国人员的密切交往,有许多缅甸人就在云南工作和生活。从十几年前起,摄影师贾雷便开始拍摄这一特殊地带的特殊群体。

  2018年04月29日,云南德宏瑞丽市,出租房已经成为很多缅甸租客的一个小社区,很多缅甸人选择全家在中国租房居住。

  2018年04月29日,云南德宏瑞丽市,冲凉是缅甸租客一天中最惬意的事了,穿上本民族衣服,哪里都方便冲凉,洗去一天的奔波。

  2018年04月22日,云南德宏瑞丽市,有些孩子就出生在出租房里,但黝黑的肤色还是让人很容易看出来是缅甸人。

  中缅两国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经济发展差异。这种差异是吸引缅甸人员来华工作的最重要原因。尤其是几家大型出口加工型企业的设立更是吸引了大量缅甸务工人员。在边陲城市租住的缅甸人员的工作也不尽相同。有建筑工人,清洁工人,超市收银,玉石商人,也有早点铺小工。

  一位年轻的缅甸女老师。她把出租房里很多还未到上学年龄的缅甸小朋友聚在自己的出租房里上课、做游戏,深受周围租户尊敬。而她的那间出租房也比其他人家干净、整洁很多。瓶子里的鲜花天天更换,电视机虽是杂牌但被纱巾仔细遮盖……到处显露出对生活的热爱与追求。

  缅甸务工人员与中国人在工作、生活上的交集正日益增多,彼此之间的了解也正逐步加深。我在拍摄期间不止一次地遇到缅甸租户小孩满月来邀请房东前来家里做客。政府在这方面也做了许多工作,包括对出租房人员的登记管理、治安宣传管理等,已经行成了相对完善的管理制度。

  缅甸务工人员根据所从事的工作类别不同,薪资待遇也有很大差异,从千元左右到四五千的月薪都有。(这些薪水相对于缅甸普遍高了许多)许多出租房相对集中的村寨也逐渐形成了一个个缅甸特色小圈子:有卖槟郎的,有开台球室的,有卖缅甸快餐的。下班或者节假日,很多缅甸年轻人开着电车聚在一起踢足球、玩藤球,有时候也会和中国的业余球队踢上几场比赛。经贸的往来自然也带来了文化的交流。在我看来,缅甸人已经融入了这个中国边陲城市,而这个小城的人也接纳了缅甸人员。拍摄的对象里有一个缅甸年轻人会说流利的中文,在许多滇西题材电影电视剧拍摄中充当群众演员,他坐在月租300元的出租房里告诉我:“想不到在中国玩了一把艺术”。

  2018年05月12日,云南德宏瑞丽市,这位年轻的父亲在中国从事建筑行业,每天可以有150元的收入,足够养活家庭并有剩余。此刻他正在小本子上记录自己的工作日期。

  2018年05月12日,云南德宏瑞丽市,出租房里的这位缅甸女性绝大数时间都花费在洗衣、做饭和照顾孩子这些事情上。她们举家在中国工作生活。

  2018年04月22日,云南德宏瑞丽市,好玩不分国界,出租房里的一个皮球也可以换着花样玩上半天。

  2015年06月16日,云南德宏瑞丽市,有少数孩子会在中国境内选择缅甸人士开办的小型学校就读,而这些教室同样是租的中国普通民房。

  2018年04月15日,云南德宏瑞丽市,一般会两个朋友合租一间出租房,工作结束回到自己的小屋,抽上一只缅甸雪茄来放松身心。

  2018年01月26日,云南德宏瑞丽市,有些孩子虽然与父母一起居住在中国境内的出租房内,但会选择每天背着书包穿过中缅国门返回对面的缅甸读书上学。

  住即常在,不变迁。镜头下的这些人,处在不同的人生经历,经历着各个阶段的烦恼和快乐,他们都想在租房的城市埋下自己的种子,期待有一天能生根发芽。